2017-05-15  ACG综合区 |   抢沙发  8703 
文章评分 83 次,平均分 4.4

一年一度的狩猎大作《怪物猎人》(下文简称MH系列)系列,其最新作《怪物猎人 XX(下文简称MHXX)》就在不久前再次登录3DS平台了,日本首周70余万,两周破百万的销量傲视群雄;虽然即使取得了这样耀眼的成绩,但是《MHXX》比起系列前几部作品也已经是极大的缩水了。看得出来系列老玩家对这一款游戏的审美疲劳已经超过了一个临界点。

《怪物猎人》回忆录:猎人们,你们还记得第一次跨上巨剑时的责任吗?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便本作的销量达到了历代低谷,口碑也创历史新低,但是依然有数以百万的猎人们对狩猎的世界趋之若鹜。这一系列能在其诞生仅仅10余年的时间就成长为“日本国民级大作”,它本身的优秀素质毋庸置疑。作为从《怪物猎人携带版2》(下文简称MHP系列)入坑的猎人,对于这一系列感情颇深,几乎每一作都花了我大量的时间,但是从最近的几部作品开始,和其他许多“老猎人”一样,我表示自己实在是刷不动了。

《怪物猎人》回忆录:猎人们,你们还记得第一次跨上巨剑时的责任吗?

虽然游戏的门槛一直在降低,玩法越来越多样(从MHX开始加入的风格系统),但是每当我再次站在熟悉的怪物身下,看着它张牙舞爪的向我扑来时,我却拔剑四顾心茫然...

是我变了吧?也许吧,曾经的小伙伴早已各奔东西,尽管现在的MH联网狩猎比MHP时代方便太多了,但以前为了一片雷狼龙逆鳞奔波一下午的时光确实一去不复返。

我又细细寻思,猎人们是变了,但是真正让我们这些“老猎人”放弃狩猎的原因,或许是猎物本身。这一系列短短十多年的历史,其正统作品数量也有10多部了,有过不少变动,但是“狩猎怪物”的主题一直不曾改变。《怪物猎人》每一作都会为猎人们带来几只全新的怪物,它们各有特点,设计师们赋予了它们丰富有趣的生态足以以假乱真。 纵观系列初代MH到最新作MHXX,登场的怪物们是越来越帅气潇洒,但是却越来越给我一种浮夸做作的感觉。

或许当我拔出剑刃却无心恋战的时候,并不是我老了,而是我面前的猎物已不再是怪物,他们成了“妖魔”。

我最喜欢的“生态狩猎”

记得当初我才4、5年级(可能还要更小),我的一个好基友跟我说:“哎,想玩玩这个游戏吗?打巨龙的!可帅了!”当时只有GB的我见到基友主动把PSP借给我玩,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蹭机”的机会,当仁不让的就把机器接了过来;基友偷偷一笑,说道:“我给你挑了个简单的采集任务。”眼神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狡黠。

《怪物猎人》回忆录:猎人们,你们还记得第一次跨上巨剑时的责任吗?

轰龙迪加雷克斯,多年之后我才知道它的全名,它就是第一个和我正式交手的怪物。第一次遇到它时,我正在雪山上潇洒的小跑,我嘞个乖乖!一个黑影从天而降!面对这么一个强大如鬼神般的庞然大物,我这样刚刚接手的小菜鸟怎么对付得了!不行,头可断血可流面子不能丢,抄家伙上!...结果刚把身后的大剑拔出来,都来不及挥上几下,我就上了人生第一辆猫车。

每一个男孩都有过做英雄的梦。在当时碰到了这么一个强力的对手,我满脑子只剩下一个想法——击败它。与《怪物猎人》的初次相遇,除了它在视觉上带给我的绝对震撼吸引了我,真正把我拉入坑的是游戏世界中丰富有趣的“怪物生态”。我当时被猫车后就很奇怪,这货明明是一头龙,却与记忆中能腾云驾雾的“龙”完全不一样。在后来我还知道了轰龙被归为“飞龙种”,可是由于常年的生活习惯使它全身的本领都集中在极其发达的四肢上了,以至于翅膀早就退化,它最多也就只能顺风滑行了。正因如此,轰龙最常见的攻击就是撕咬、猛撞、龙车。

怪物详细的生态设计和出色的动作相辅相成,就那一瞬间,我就被这亦真亦假的“猎人世界”征服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成了系列粉丝。

《怪物猎人》回忆录:猎人们,你们还记得第一次跨上巨剑时的责任吗?

大怪鸟是有着“新手毕业老师”称号的怪物。我也是从这个怪物开始,才开始真正了解怪物猎人系列的生态。先从外形说起吧。大怪鸟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一只“戴着蜥蜴头的巨大化公鸡”,特别是性格方面,大怪鸟的与雄赳赳气昂昂的公鸡颇为相像。

大怪鸟没有牙齿,食性也非常杂,肉、果实、昆虫、鱼虾无所不吃。它在自己的领地里徘徊,发现喜爱的蚯蚓和昆虫,就会用自己巨大的嘴掘土觅食;前去狩猎的猎人们经常会看到它用嘴去敲盾甲虫,然后不甘被吃的盾甲就会缩成一团,一阵狂敲猛打没有效果后大怪鸟就会把它整个吞下...也不知道能不能消化得了。

而狩猎大怪鸟的时候,游戏制作者赋予这一怪物的生态更是显露无遗。大怪鸟的脾气通常很温顺,对于闯入其势力范围的猎人却会变得十分好战,即便是和猎人打斗起来也是破绽百出。与生俱来的呆萌造型也融入进了它的动作中,配上其胆小的性格,以及施放最简单的冲撞攻击都会摔倒的“弱鸡”形象十分喜感。也就在我把它“爆头”,羊库库生气之后,露出真正实力的它才会让我稍感棘手。这些取材自现实中外强中干的大公鸡一般的小生态,处处体现出了游戏对“塑造生态”这一理念的用心。

《怪物猎人》回忆录:猎人们,你们还记得第一次跨上巨剑时的责任吗?

在这之后还有满身粉红皮毛的桃毛兽。桃毛兽有着与其形象不符的敏捷身手,这点与灵长目人科的一属猩猩类似;其喜欢呆在沼地,不讲卫生、不修边幅的特点、还有极其易怒的暴躁性格又与河马类似。其貌不扬的它看上去有点笨,可是和它交过手的猎人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会受到非常巨大的伤害!一跳一跳的进攻也非常难于下手,皮糙肉厚的肚皮还可能会让你弹刀,有时又恬不知耻的撅起屁股给你一道凌厉的尾气攻击,它要是兴起了你还会享受到这只粉皮怪物独门自制的“超级无敌几天不拉一次全丢你粪球炮弹”!

除了桃毛兽,还有脱胎于现实世界中的疣猪——“二师兄”野猪王。这头仿佛喝了假酒随便超速的巨牙野猪!其犀利无比的横冲直撞攻击比现实中的野猪更胜一筹,喜感的造型虐了不少猎人,哪怕是轰龙也突给你看的直爽性格吸粉无数,让无数猎人记住了这一位其貌不扬的家伙。

《怪物猎人》回忆录:猎人们,你们还记得第一次跨上巨剑时的责任吗?

等到MHP3遇见雷狼龙的时候,初次相遇于月下的溪流,我就被它神兽一般的华丽画风吸引住了。相比前几位老大哥,雷狼龙少了几分逻辑,多了几分幻想。初登场时电闪雷鸣吓跑青熊兽的场景既让当时的我冷俊不禁,细致的描写又让我咂咂舌头,“没毛病!这就是雷狼龙该有的样子!”

接着是后来转战到3DS平台的MH3G,作为WII上MH3资料篇的这部作品,主打“海陆空”齐发的狩猎,开场CG中从大海天空到原野火山,新老面孔悉数登场;海龙、火龙、碎龙三只各领域的霸主连番向猎人发起挑战,短短一分多钟把猎人世界的神髓全部传达给了玩家。虽然3G的海战因为视角问题令人诟病,但是我也确实从游戏的种种细节中看到了制作人力图还原一个真实世界的决心。

只是这一作的封面怪碎龙身上我看到了一丝丝隐患,自带爆炸粘菌这种新奇玩意儿的设计非常有新意,粘菌的设计也很符合猎人的世界观,类似“袋鼠拳击手”的进攻方式也很被玩家称道,只是这样的怪物设计已经明显的让我觉得系列已经开始背离最初的生态设定了。

开始背离传统的生态

《怪物猎人》回忆录:猎人们,你们还记得第一次跨上巨剑时的责任吗?

其实起初玩到4代时我的感觉非常棒,新加入的地形差系统突破了以往的狩猎格局,带给了我全新的狩猎体验,这样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曾经只知道吃生肉的人被授予了如何使用炊具一样,更何况新加入的两个武器操虫棍和盾斧也非常具备可玩性。

《怪物猎人》回忆录:猎人们,你们还记得第一次跨上巨剑时的责任吗?

只是这个“狂龙化”让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办法完全接受。尽管CAPCOM对于黑蚀龙和天廻龙这一相生相克的“寄生生态”狠下了一些功夫,可实际游戏中这些设定仅仅只停留在了表面中的一些文字叙述中,玩家要是不留心根本难以察觉到这样的生态。至于那些病毒化的“经典怪物”,能再次看到它们熟悉的脸庞我的内心自然是非常激动的,只是这一次重逢,狂化的它们变得陌生了许多,从它们迷离的眼神中我看到的不再是以前的嚣张跋扈,而是惊愕与无助。

4代的怪物倒也并不是一丝一毫的未能触动我。比如绞蛇龙,这是系列第一只蛇型的怪物,也开创了一个新的种类——蛇龙种。

我与绞蛇龙是在原生林初遇。它拥有修长身躯的同时还长有能分泌麻痹毒液的牙齿,两者配合可以相当轻松地绞杀猎物。其次还可以在场上散布名为“鸣甲”的甲壳,如果场上有设置鸣甲,绞蛇龙再发出响声的话,鸣甲会发生共鸣然后爆炸,爆炸时发出的音波会将中招的猎人震飞并让其头晕脑胀,这个时候绞蛇龙就会趁机围住难以行动的目标试图给予重击。

《怪物猎人》回忆录:猎人们,你们还记得第一次跨上巨剑时的责任吗?

响尾蛇+松果,还真别说,设计师可能当初就是被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给赋予了想法。绞蛇龙的设计很大程度的发挥了其原型的特点(如果我的猜想没错的话)。

现实中响尾蛇依靠声响震慑敌人,再用毒素快速压制猎物,而非紧压。绞蛇龙特有的“风流鳞甲”也像极了我们平日里常吃的松子,层层叠叠的造型也与蛇皮颇为相似,鳞甲竖起时的蛇尾简直就让人想要剥几颗“尝尝”;绞蛇龙还可以操作风流来制造干扰猎人心智的噪声,它也喜欢用披有坚硬鳞甲的蛇身围住猎人,再竖起头颅,俯视猎人,寻找猎人的破绽以求一击致命。形象的造型设计+出色的动作模组+音效的运用=以假乱真的绞蛇龙。

可惜这样优秀的怪物设计在最近几款作品中寥寥无几。

MH4G嘛,就是一个大型DLC,在MHPG、MHP2G、MH3G中我好歹还看到了新地图新武器,4G就是单纯的加了些亚种怪和新武器,再打出“极限”的口号,加入挖掘武器的系统给了刷子们新的目标,只是连些新的东西都没有你又怎么让猎人有刷下去的动力?

MH4G发售初期的市场评价简直是恶评如潮(虽然最终销量依然很爆炸),玩家怨声载道,4G的主题怪千刃龙也算是历代中存在感最薄弱的封面怪了。我也是从这一代开始,渐渐的不再沉迷于狩猎,对我来说,猎人的世界已经越来越枯燥了。

妖魔化的猎物、鬼怪化的猎人

《怪物猎人》回忆录:猎人们,你们还记得第一次跨上巨剑时的责任吗?

首先得说,MHX在玩家中的评论挺不错的,好评如潮自然不至于,但也绝不算失败,这对于一款大刀阔斧改革的系列新作来说,这样的市场评价实属不易了。

一次推出4只形态各异的主题怪助阵也体现了CAPCOM想要尽可能满足所有玩家口味的决心。巨兽、斩龙的原始感在向前几代的轰龙、恐暴龙等老怪物致敬;电龙、泡狐龙走的则是雷狼龙那样的“奇幻风”;就连作为猎人的我们也紧跟时代的步伐走起了不同的“流派”,学会了不少“狩技”。MHX的开场CG也堪称群魔乱舞龙争虎斗,特别是雷狼大叔调戏泡狐公主反被OOXX的场景美到窒息,但是抛开这些噱头,我最喜欢的“生态味”是一点都没了...

《怪物猎人》回忆录:猎人们,你们还记得第一次跨上巨剑时的责任吗?

MHX新加入了“狞猛化怪物”和“特殊个体怪物(二名怪)”,与以往的亚种、稀有种不同,这些新怪物不仅噱头十足而且都是有“背景的”。狞猛化是狂暴化(兴奋化)的老怪物,和狂龙化的不同点就在于这些怪物没有被感染,但依然疯狂,非常讨巧但没有什么新意的设计。

相对来说“二名怪”倒是一个非常值得深剖的设计。这些怪物因为自身不同的经历,在险象环生的世界中摸爬滚打,最终练成了只属于自己的独有技能,黑炎王雄火龙、金雷公雷狼龙、紫毒姬雌火龙、白疾风迅龙、单眼黑狼鸟、烬灭刃斩龙...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有一段故事,在现实的世界中也不乏此类因为环境而改变自身的情况,CAPCOM做出这样的设定我真想给100个赞...哎。

《怪物猎人》回忆录:猎人们,你们还记得第一次跨上巨剑时的责任吗?

这样的设定很帅,结合怪物自身生态的想法原本是一个拉回老猎人的有力筹码,可是与其说这些二名怪是历经大浪淘沙的种群佼佼者,我更愿意相信它们是穿越去其他世界学会一身魔法化技能后回来的产物。因为它们自身的变化可真不像是通过物理的实战演练而来的。虽然在游戏中考究这些过于现实的东西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但回望以前的狩猎,MHX的怪物们实在是太妖魔化了。

《怪物猎人》回忆录:猎人们,你们还记得第一次跨上巨剑时的责任吗?

MHX首周两天销量破150万,续作MHXX发售一个月才刚刚突破130W,玩家对这款游戏的抵制态度已不用我再多说。其实玩家们能接受前作MHX,要想再接受MHXX也完全不是问题,有着“在3DS末期最后捞一笔奶粉钱”这种想法的CAPCOM也不奇怪。只是这一次CAPCOM的吃相比起4G也不逞多让,销量的滑铁卢完全在意料之中。

两款作品的比较我也不再赘述,还是说说怪物。主题怪是什么来着?全自动飞空战斗机?龙型导弹携带者?别说生态了,满满的机械感让我在看到宣传图时完全忘记了它还是一条龙。还有最终BOSS阁螳螂,人称猎人世界的“机神”,开得一手好高达!

诚然,与这些怪物的战斗非常激动人心,相比之下也只有与这种等级的怪物作战,我们身怀绝技的猎人们才能发挥全部的实力,什么樱花气刃斩、震怒龙怨斩、霸山龙击炮...恐怕也只有这些怪物才吃的消吧。

现在的怪物猎人,少了以前朴质的野性,在魔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结语

《怪物猎人》回忆录:猎人们,你们还记得第一次跨上巨剑时的责任吗?

雌雄火龙这对老夫老妻是在系列初代就登场的经典怪物了。一个是“大地的女王”,一个是“天空的王者”。雌火龙因为经常会担任外出觅食的任务而徘徊于陆地,雄火龙会在雌火龙生产后担任起护卫的工作,所以它需要高飞在天,监视着外界的环境。正因为生态的不同,同样擅长用毒的雌雄火龙有着截然不同的“毒法”——雄火在爪,雌火在尾,前者利于高空俯冲抓捕猎物,后者则在陆地战见长。所以尽管雌雄火龙在新作品中人气大不如前,实力也一直徘徊在中游水准,但每一次面对他们时,我都想说:“嗨,我又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怪物猎人》回忆录:猎人们,你们还记得第一次跨上巨剑时的责任吗?

或许,《怪物猎人》系列变迁到现在这般进退两难的田地,其祸根是从4代片头中代表革新的黑蚀龙把老前辈轰龙按到在地的时候开始的。作为一个老猎人,我也很享受《怪物猎人X》带给我的全新感觉,那种爽快感是系列前几部作品所没有的,酷炫的特效、夸张的动作甩在魔化的怪物身上那叫一个痛快。但是这,已经不是我曾经为了烤一串好肉而和艾露猫蹲上一下午的“狩猎”了。

那么你呢?亲爱的读者,我的好战友们,你们心中的《怪物猎人》,又是什么样的呢?

 

该文章转自:旅法师营地 作者:RIcuky

如果这篇转载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爱卖萌的福利社小编~投稿请发送至otakulx@vip.qq.com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